设计观点

代表宁小闲御神录第178章打不破的结界

2020-09-17 12:26:15 来源: 沈阳家居网

宁小闲御神录 第178章 打不破的结界

她一共走了四十五步。

前方迈出了第四十六步的涂尽,像是悄然没入了水中,空气中留下几丝涟漪,人却兀然不见!

前方果然有古怪,但她相信,这古怪不是涂尽造成的。

是法阵么?

她屏气,迈出了第四十六步。顿时感觉到浑身一阵清凉,似是在夏日里穿过了一层薄薄的水幕。然而她低头看去,身上半点水痕都没有。

当她再抬起头,眼前的景致已经变了。

她正站在陡峭的山峰之下,有一条羊肠小道,从她足下直通山顶。这里也许就是秘境最高之处,因为站在这儿往上看,连月亮似乎都变大了。

“这是?”她指着来路,不确定道。

涂尽点了点头:“结界。”

她明白了。秘境的持有者,在这山上设置了结界,所以好好的一条上山路,在外人眼里才突然变成了悬崖。因为最高处已经隐在了结界之内。

进入这里的,可都是肉眼凡胎之人,识之不破!除非有个家伙想不开,打算从悬崖上往下跳,而且要恰好跳到台阶上,否则如何能发现这里的秘密?可是有心进入秘境探宝之人,又怎会想要寻死?

于是,这秘密得以保存下来。

“这秘境内最重要的宝物,就在山峰之上。”

是月光杯么?她的心突然跳得很快,可是拾阶走了几步,又转过身,“你不一起来?”涂尽自从进入结界之后,就站在原地不曾动过了。

他摇了摇头,只用一句话就说服了她:“我在这里呆了十年,若要这件宝物。还能轮得到你么?”

宁小闲怔怔地望着他。这人身上写满了神秘,连带着这上山的路都显得很危险。

她若到现在还看不出,他是特意引她来这里的,那她也枉名宁小闲了。

上面有埋伏么?可是他本身这么强大了,要对付她,还需要动用陷阱埋伏么?

她惟一能够确定的是,他很想让她拿到里面的宝物。既是如此,这山路的危险性就大打折扣了。

罢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你在这里呆了十年。到底想要什么?”问完这话,她迈步拾阶而上,脚步虽慢,却不停留。

涂尽不言不语,待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之处。才伸手轻轻抚了抚山壁。壁上有个奇怪的符号,被他一触及就发出了亮眼的蓝光。将他的手指轻轻弹开。

这整座山峰。都在抗拒他的靠近。

他这才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低声答道:“自由!”

宁小闲只用了十几息,就走到了山顶。确切来说,是山顶的石洞之外。

这山洞不知是否自然形成的,里面藤蔓横生,角落积满陈灰。看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山颠的岩石已经裂开,于是月光顺着弯曲狭长的石缝泻入了洞中,照在一个小小的石台上。

她得紧紧握住拳,才能强抑住自己兴奋的尖叫。因为在石台之上。赫然立着一只小小的木杯!

月光杯!她此行的目标,还安全地立在这里,并不曾被人取走。

泪水几乎要涌上眼睛,宁小闲作了几次深呼吸平复心神,才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去,害怕触发了什么机关。然而直到她走进石洞之中,这几步路都太平得很,什么异状也未发生。

石洞很小,不过两丈见方,一眼就能看到底。除了这石台之外,石洞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杯子看起来亦很普通,像是平民所用的最简单的橡木杯,不过巴掌大小,直口、浅腹、圈足,似乎只进行了最初步的刨光打磨,连上色都不曾,自然也没有任何纹路、线条或者符咒。然而她一眼就确定,这就是她苦苦寻觅的月光杯。

此时明月在。

她亲眼看到月华如丝如缕,争先恐后地投到台上的小木杯中,使杯底一颗很小很小的露珠生长壮大。这颗水珠圆滚滚地,晶莹剔透,十分可爱。

张生的先祖说过,这杯子聚月华、凝灵露。果然此言非虚也,那么……

宁小闲伸出手,果然就在离杯子一尺距离之处,被对首页进行降权了.一定要小心哦一层无形的屏障轻轻隔开。

这里果然也如藏宝图所载,被设下了结界,并且是这包裹了整座山峰的大结界中的小结界。秘境的创造者,不允许闯入者将这月光杯带走。她反复试了几次,无论家具扭蛋新鲜出炉使出多大的力气,都会被温柔但坚决地弹开。

一个想法突然闪进她的脑海:涂尽是不是因为拿不走这杯子,才故作大方让她上来取?

她摇了摇头,将这杂念赶了出去。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出这杯子,其他都可从长再议。拿到藏宝图之后,她和穷奇商量了很久,这丹炉上的老虎见多识广,很快便猜出这层屏障就是结界了。

但凡结界,必有可破之法,就像再恶毒恐怖的阵法之中,也必留有一扇生门,此乃天道,万物须遵循之。可是穷奇追随的历任主人都是强者,他们破除结界的方式一般既简单又粗暴,这就导致它能提出的最好方案,也就是用黑狗血这类污秽之物来破除之。前提是,这结界并不那么坚固、并不那么完美。

可是刚才在天梯之上,涂尽已经很明确地告诉她:素霞仙子,也就是这个秘境的主人,自幼即有天才之名,她所专攻的领域,即是结界!

她掏出备好的小瓶,将里面的黑狗血洒在石台上。然而黑血一遇到那层屏障,就顺着结界的轮廓流了下来,在空中划出道圆形的弧线,蔚为小型奇观,但她却没心情欣赏。因为三秒之后,这层结界还在呢。

干技术活儿,她最不在行了!总归是资讯不足呀,她好想念长天。这活了好几万年的家伙要是还醒着,一定有办法帮她破了这层结界的!

接下来,她又试了不少办法,比如用獠牙扎捅、用身上的剧毒去渗透,但无一例外地失败了,结界非常轻柔地化解了她的各种招数。她心里清楚,素霞仙子布下的这个只守不攻的结界,比具有攻击性的更难破除,因为它太“专一”了,它的惟一属性,就是“防御”!

这东西虽然柔软,但简直就像龟仙人的那层硬壳,怎么捅都捅不破,可她又没有长天真身那般牙口,啃不下那么大一个缺口出来。就像你到某些机关单位去办事,对方笑脸相迎,接待态度可以算极好,但就是一拖再拖怎么也不替你把事情办好。

她烦躁地叹了口气,打开水囊喝了点儿水。她进入秘境之前,就猜到在这里基本要透支体力了,于是在清水当中加入了肉苁蓉、茯苓、人参等滋补药材,以期能够补益提神。

这几口水灌下去,她精神为之一振,又蹙眉想了好半天,才起身走下了山峰。

涂尽仍然靠在山壁上,似乎从来没换过姿势,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听到脚步声,转头看来,眼里写满询问。

这人比她还着急,为什么?

话说,她始终不知这人身上到底有何不妥之处!他的呼吸像个正常人,心率虽然不快,但也在正常范畴内。相比之下,她这呼吸和心跳都极低的人,才像个怪物呢。可是她瞅着这人,就觉得不对劲儿,总让她联想起花衣女人那具行尸走肉般的傀儡。

“我需要一点东西。”她捺住心中的疑虑,“这秘境中的生物都是黑化了的,血液中有腐蚀之毒,能弄一只来给我么?”

他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这时,她才留意到他背靠的石壁上,刻有一个小小的咒文,笔迹柔顺,似是出自女子之手。她轻轻抚了抚这刻痕,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她气机敏感,轻易觉察到结界内的山峰氛围轻柔温和,甚至还有几分圣洁,绝对不似外面的秘境那么诡秘阴森。素霞仙子出于什么目的,才会将秘境的大部分地区,变成那般可怖的模样呢?她想不通。

张生的先祖说,他是“被怪物追赶”才进入了这结界之中,找到了月光杯。可是这么多年来,难道没有第三个人也循着这条路登上了天梯么?大概,即使是有,也失败了吧,他们试过哪些办法去取这杯子?

正思忖间,涂尽回来了。他的效率极高,手上挽着一条大蟒,自然也是黑化了的。这蟒蛇看起来虽完好无损,但一动不动,也不知是不是已经死了。

“你还是不上来?”

他摇了摇头。于是宁小闲接过这条蟒蛇,上山继续做她的试验去了。

结果仍然令她感到沮丧,这蛇血连石头地面都腐蚀得“嗤嗤”作响,可是结界依然不为所动。

她烦躁地呼出一口气,恶狠狠地想:“姑奶奶和你耗上了!”

在接下来的两天中,她什么法子都用上了。火烧、针扎、水浇,以及一切她能想到的稀奇古怪的办法。

这中间,她也下山两次,但都不曾见到涂尽,他不知道忙什么去了。可是她现在眼中只有那只丑不拉叽的杯子,哪里顾得上他?

宁小闲觉得,自己快要吐血了。这种看得到、吃不着的痛苦,这种无论使出多大的拳劲都只能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让她胸口烦闷,暴躁难平。(未完待续。。)



坚持用亮甲能治好灰指甲吗
银川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阜新白癜风治疗中心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