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百科

代表图李安定忆小虞承前启后的强劲引擎中国干部

2020-09-17 11:48:17 来源: 沈阳家居网

【图】李安定:忆小虞,承前启后的强劲引擎|中国|干部

今天凌晨,小虞走了,这一回是真的。自从病情被确诊,他又奇迹般地活了3年,精神依旧,智慧依旧,以一腔真性情和开放视野评点着中国汽车工业的现状和未来。这就是作为汽车人的张小虞,像一台永远迸发着强劲动力的引擎。

上世纪80年代初,我采访一机部汽车局时认识了张小虞,90年代成为相互支持的好朋友。让我们成为知音和挚友的,是我们对中国百姓享有轿车文明的追求;是全球化竞争才是做大做强中国汽车的认知;我们是合资起步的拥护者,又是自主品牌最早的鼓吹者和支持者。

小虞是中国汽车业最后一位承前启后代表人物。从第一代汽车人饶斌、李刚、陈祖涛、何光远们的助手,到今天主管汽车业的部长、会长和企业家们的公认的师长,他的职业生涯纵跨汽车业作为计划经济的活样板、改革开放之初摸着石头过河、轿车工业的艰难起步、入世和家庭轿车带来的十年井喷。他是中国汽车改革开放35年有头有尾的全程参与者和领导者。

回忆近年的小虞,很多朋友会有很多话说,我想记下早年间,曾经黑纸白字写下的几段与小虞相关的回忆,记下小虞对于中国汽车业认识成长的轨迹。

80年代初小虞在一机部汽车局规划部工作。他告诉我,每年制订全国轿车生产计划,只要跑三个部门:中组部、人事部、解放军总政治部,了解第二年要提拔多少司局级干部、多少师级干部即可。配车标准是司局级干部四个人一辆,副部级两个人一辆,正部级一个人一辆,军队干部比照执行。算出总数后只需做一个表,拿复写纸复写三份,送到国家计委报计划,然后计委就会安排资源配置。生产什么车,生产什么型号,需要多少钢材、橡胶,准确到个位数。张小虞记得1981年全国轿车计划安排只有3400辆。这种计划经济的往事今天看来恍若隔世。

1982年,中汽公司成立后,建立轿车工业提上日程,文化革命刚刚结束,百废待兴,资金奇缺,与全球汽车业技术差距二三十年。中汽董事长饶斌提出合资起步建立轿车工业的设想,并得到邓小平的首肯。张小虞参与了和跨国公司的最早合资谈判。他和我谈起和通用公司副总裁的一次接触。我印象很深,那个时候我刚当规划处处长,在中汽公司外宾接待室谈,我坐在第二排。中方当时冒了一个险,说合资企业的规模年产2万辆到3万辆轿车。美国人就问,是不是翻译错了,是一周还是一个月?翻译说,没错,是一年。他老先生摇摇头,意思是我们拿他开玩笑。而那个时候中国的轿车市场规模是多少呢?一年不到5000辆。说3万辆产能,跟外国人已经是壮着胆子谈了。后来上海项目报到计委,说3万辆太高了,最后调整为2万辆整车,1万辆的备品备件,总投资3.18亿元人民币。这就是中国轿车的起点。

90年代,继吕福源之后,小虞和苗圩担任机械部汽车司正副司长。和我一样,他们都是轿车进入家庭的坚定支持者。小虞告诉我,在一次中韩政府间交流中,对方问:贵国将在何时大力发展轿车产业?他谦虚了一下:我国当前主要是解决老百姓的吃饭问题。没想到对方十分认真地说:韩国恰恰是在老百姓还吃不饱饭的时候,勒紧裤腰带发展轿车的,如果当时只是靠种地找饭吃,恐怕今天大多数韩国人还过着像北方亲戚一样的日子,做梦也开不上自己的小汽车。这番话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启迪。我后来则把这段对话写在我所着的《家庭轿车诱惑中国》一书的衬封上。

当新世纪初,中国汽车业在入世和轿车进入家庭双引擎的推动下创造了 十年井喷的奇迹。在新浪的一次论坛上,我和时任中国机械工业协会副会长的小虞作为对话嘉宾,对于当时社会上一股诋毁中国汽车发展的思潮进行了批驳,小虞旗帜鲜明地提出:入世十年,中国汽车业从一个最令人担忧的产业变成一个最令人振奋的产业。

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市中心一家珠宝店当天下午遭一武装分子抢劫小虞回忆说,我从1992年就开始参与关贸总协定的谈判,后来变成WTO的谈判。主题就是要谈对中国汽车业的保护。从1992年一直到2000年,汽车工业低速徘徊,从120万辆到200万辆,这一个台阶爬了8年。业内一片愁云:狼来了,小绵羊眼看就完了。然而,2001年入世后,全球化和市场竞争逐步取代了保护,彻底改变着中国汽车的投资格局。十一五期间,每年的投资都过千亿。其中国家投资不到1%,银行贷款9%,其余90%来自外商投资、企业盈利和股市。

入世十年,中国汽车业年均增长24%。连续十年的快速增长,中国汽车史上没有。世界汽车史上也罕见。后起国家日本、韩国也从来没有过。

入世之前,汽车工业国并和一些州政府合作建设“节能样板房”予以示范。比如能源部和佛罗里达州合作建设的“零能耗住宅”、“太阳能住宅”等企独大,对行业外资本有严格的准入限制,以致当年李书福为获得造汽车的资格,悲壮地提出:能不能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2001年后,市场开放,民营企业进来了,更多的国际品牌也进来了,当年所谓的大狗、小狗、野狗都引进来了。

中国汽车在与狼共舞中站住了脚。

言犹在耳,小虞却走了,尚未到古稀之年,走的太早。我很悲伤。

(作者:李安定 系新华社高级 通社社长)



婴儿受寒发烧怎么办
肇庆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成都男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