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天庭小狱卒第一百七十章游熙断剑第二更营养

2021-01-15 03:19:55 来源: 沈阳家居网

天庭小狱卒 第一百七十章 游熙断剑(第二更)

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根本看不清东西,但是刘浪不同,淬体境后期的他,身体各项机能都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

尽管灯光熄灭,但是刘浪仍然清楚地看到那团黑雾,竟然在半空中化为了人形。

位于符阵中央的张天亦已经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但是面对那人形黑雾,却根本没有对抗的勇气。

就在此刻,人形黑雾仿佛发现了张天亦,一个鱼跃便向着张天亦俯冲而来。

张天亦吓得“妈呀”一声,拔腿就跑。

他的速度很快,但是人形黑雾的速度更快,眨眼间,就到了张天亦的身后,然后人形黑雾竟然慢慢融入到张天亦的身体当中,张天亦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而脸上透出了绝望的神色,似乎失去了反抗的信心。

“走你!”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直接抓住了张天亦的脖领子,一把就把张天亦拽到了符阵外面。

本来已经大部分融入张天亦身体的黑雾,被符阵阻隔,一下脱离出来,又在符阵中央凝聚成人形。

张天亦死中得活,大口得喘着粗气,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这才发现救他出来的人,竟然是他一直都看不上眼的那个土鳖青年。

如果没有这个青年,他怕是已经被阴煞彻底入体,死得不能再死了。

张天亦想道谢,但是一直高高在上惯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的阴煞符阵能挡住吗?”就在张天亦纠结之际,刘浪先开口了。那人形黑雾此刻正在符阵中横冲直撞,地上的黄符瑟瑟作响,竟然有松动的趋势。

“你知道这是阴煞符阵?”张天亦像被踩着尾巴惊叫道。阴煞符阵乃是第一代天师张道陵发明,为正一教不传之秘,只有每一代的天师才有机会修习,他也是接掌正一宫之后,才开始练习的。旁边这个青年怎么会知道符阵的名号。

“当然。”刘浪不屑地撇撇嘴,虽然张道陵的老子想尔注没有完全读懂,但是一个阵法,刘浪还是认识的。

“你也是算有见识,这乃是我天师一脉的不传之秘,威力惊人,一般阴煞根本就逃不出他的镇压。”冷静下来的张天亦高傲的说道,他觉得肯定是上一代天师出来挣钱的时候,用过这个阴煞符阵,因缘巧合下,被眼前的青年看到了,否则他怎么可能认识。

“可是我觉得这符阵马上就顶不住了,你觉得这只阴煞跑出来的话,这庄园里的人还能活几个?”刘浪望着那人形黑雾面色凝重地说道。

以他的能力,肯定不会折在这里,张天亦作为天师一脉的传人,肯定也有保协办方老挝万象中华理事会、寮都公学与沙湾拿吉中华理事会、崇德学校以及赞助方中国振乾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鼎力相助命之法,不至于挂掉。但是后面围观的大老板,可就要遭殃了,对付实实在在的人,刘浪在行,但是阴煞这种虚幻的东西,刘浪还真没招,除非他学到老子想尔注中的本事。

张天亦这时候才发现,他的阴煞符阵竟然到了奔溃的边缘。

“不可能,不可能,这只阴煞虽然强大,但是不可能突破阴煞符阵的,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张天亦失声叫道。

“出了问题?”刘浪听到这四个字,眼前忽然一亮。

然后,直接飞奔到黄符中央,弯腰捡起一张黄符。

“我靠,你干什么?”张天亦直接爆了粗口,符阵既然是阵,就是由无数的阵眼凝聚而成,黄符就是阵眼,牵一发而动全身,本来就处于奔溃边缘了,刘浪再拿走一个,这符阵估计马上就会被那阴煞破掉。

到时候必然血流成河!

张天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想去阻拦刘浪,可是根本就来不及了。

就在张天亦绝望之际,刘浪拿着那黄符往右前跨了一步,然后将黄符一下按到了地上。

本来摇摇欲坠的符阵,忽然奇迹般地稳定下来。

那人形阴煞继续撞击着符阵,不过符阵纹丝不动,反而那阴煞却是越来越最终化为拳头大小的一团飞入到铁盒中,再无动作。

“怎么会这样”张天亦呆愣愣地望着那符阵,最后如梦方醒般地跑到刘浪刚才动过的地方。

“原来如此,我布置的符阵竟然有问题。”看了好半天,张天亦终于明白过来。然后不可思议地望着刘浪。

正准备询问刘浪为什么会懂天师一脉的不传之谜时,忽然几道手电的光芒射到这边。

“张真人,您没事吧!”说话的是强正大。

刚才灯光一下熄灭,那些富豪吓得全跑了,强正大强压着心头的恐惧,带着几名手下找到手电筒,听这边似乎没动静了,才敢过来查看情况。

一看强正大来了,张天亦马上恢复了他原本的高冷形象。

“区区阴煞,还伤不到贫道,此刻,阴煞已被贫道的符阵降服,待我看看,他的本体到底为何物!”

听到这番话,刘浪差点吐了。

从始至终都是他老人家出力,到头来,功劳却被张天亦抢去了。

不过张天亦虽然嘴上这么说,却是趁着手电没照着他,一直给刘浪作揖,眼中满是祈求之色,那意思是别让刘浪说破。

刘浪呵呵一笑,任由张天亦发挥。

在张天亦的带领下,强正大以及几个手下,小心翼翼地越过符阵,来到中央的铁盒跟前。

拿手电往里一照,才发现那里面竟然躺着一柄宝剑,只不过这柄宝剑是柄断剑,长度只有二尺左右。

虽然是一把断剑,但这断剑却是光彩夺目,其上还散发着一阵阵寒意与血腥之是近期国际原油价格下滑的主要原因气。

曾在上世纪80年代出资百万给因为资金断档而无法继续拍摄下去的《红楼梦》剧组

“游熙”刘浪忽然注意剑刃上的两个字。

游熙,那不是传说中杀神白起的佩剑吗?刘浪之前为了读懂老子想尔注,阅读了不少的古代典要想更好、更高效地令优酷土豆视频平台和阿里生态进行深入融合籍,其中有一本古书写过,白起的佩剑名为游熙,游熙剑原本只是一把普通的宝剑,与干将莫邪等名剑根本不是一档次的,但是白起作为历史上有名的杀神,死在这把剑下的人不计其数,最终宝剑以杀气化灵,成为一柄绝世凶器。

如果眼前的宝剑真是白起的佩剑,那对于刘浪来说,绝对是一件趁手的兵器。

想到此处,刘浪在背后捅了捅张天亦,指了指那断剑,又指了指自己。

张天亦马上明白过来。

“强总,这把断剑杀气太重,以致阴煞化形,残害生灵,虽然阴煞被暂时镇压,但难保不会再次凝聚,所以,贫道打算将之带回龙虎山正一宫,彻底炼化。”

“张真人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强正大哪里敢留这样的凶物,张天亦主动带走,他正是求之所得,所以一口答应下来

济南哪家男科好
拉萨早泄哪家好
西安阴道炎治疗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