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阿特洛波斯第二百七十八章不可避免的一战二

2020-07-01 17:00:27 来源: 沈阳家居网

阿特洛波斯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可避免的一战(二)

“不,维庭,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怪物。”斯温紧了紧拳头,视线在维庭的四条腿上打转,“你以为那些奇形怪状,让你感到害怕的就是怪物吗?不,你根本不懂,你没有见过什么才是扭曲,你不明白什么是混乱,你对恐惧的真正含义根本一无所知。”

斯温吸了口气,握紧了拳头,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暴力是最有效的方式,但同时也是最低效的方式,这种手段任何时候都可以使用,但任何时候使用都会带有风险。所以,我们解决问题的时候往往会寻求暴力之外的办法,但同时又极难抗击暴力带来的爽快刺激,因而,我非常乐意利用这种手段,哪怕会有更好的办法。”

“请吧,请把混乱和黑暗都展现给我吧。”站在高台上的瑟雷西鼓着掌,大声叫嚣着,“战斗吧,不论是为了您的尊严,还是为了您的野心,把您现在内心里的冲动都发泄出来吧,展现在我的面前,展现在维庭的面前,展现在……对,展现在这位小王子的面前。”

斯温用余光瞄了约洛一眼。

“你想见识,那你就好好见识一下吧。”

斯温刚说完,还没有什么动作,维庭就挥着战斧冲了过来。现在的他,真正的做到了人马一体,庞大的身躯携着骑兵冲锋的气势,这冲击的力道,已经不是人体可以支撑的了。

但是斯温没有躲避的意思,他站在原地,等着维庭冲到自己面前。

他抬起手,硬接了维庭挥下的战斧。

维庭眯起眼,注视着斯温手上那层如同手套般的魔法护罩,他虽然不是魔法使,不懂魔法的事情,但是毕竟也见识了那么多,而且现在也被改造成了这副模样,所以他能够隐约感觉到,斯温手上那一层东西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脆弱。

“有点熟悉的味道呢。”瑟雷西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着,“是和‘碧翠丝的凝视’一样的东西吗?还是说,那东西就是来自于‘碧翠丝的凝视’呢……”

维庭的臂膀绷紧了,使尽了所有力气将战斧往下压,可是斯温扛着战斧的双手就像是花岗岩一般一动不动,硬生生抗住了维庭的力气。

“唔……”汗水从维庭的额头缓缓滴下来,他从没想过,斯温这么瘦弱的身躯居然扛得住他的全力一击。

“哼!见自己没办法一击攻破对方,维庭只好放弃攻击,向后拉开距离。

斯温喘着气,他现在身上所剩的魔力并不多,在被杨净空了全身的魔力之后,斯温不仅失去了原来庞大到几乎耗不尽的魔力,连魔力的回复速度也低到了极点,之前在试图救回德尼兹男爵时他已经耗干了自己的全部魔力,而现在,他回复的魔力量量几近于无。

“哈啊——”维庭也看出了斯温的虚弱,他高举战斧,再度以奔腾之势充分过来,想借着体力上的差距在斯温做出有效反应前决出胜负。

斯温深吸了口气,再度抬起双手,顶住了维庭挥下的战斧。而像之前一样,维庭的斧头被斯温架住,就再也没有办法继续向下哪怕一寸的距离了。

“该死,真是什么?”维庭瞪大眼睛,紧紧盯着斯温手上那层墨绿色的东西,他很明白,斯温自己是不可能挡得住他连续两记挥斧的,那么,问题的根源就一定在那怪异的墨绿色玩意上头了。

斯温自然不可能回答他,他吃力的架着维庭的斧头,不说维庭施加在上头的力道,单单是斧头本身恐怕就至少有几十公斤的重量,一般人拿着都很困难,更何况是要架住了。

而趁着斯温和维庭对峙的空隙,瑟雷西趁机附身在约洛耳边低语道:“殿下,您看到了吗?那把大斧头,您觉得要是砍在您身上会怎么样?”

听着瑟雷西的问题,约洛小小的身子不由颤抖了一下,就算他年纪小,也明白这么大的万一要是看在自己身上,一定会是被劈成两半的下场。

“很可怕吧?不过请您不用害怕,您看,那么大那么粗的斧头,不也被那位杰里柯伯爵挡下来了吗?”

听瑟雷西提到斯温的名字,约洛的身子倒是抖动得更加厉害了。

而看到这一幕,瑟雷西的嘴角弯得更加愉快了。

“请您好好看着,把这一幕牢牢的记下来,是的,那些让人类害怕,让人类恐惧的妖魔鬼怪是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童话故事并非都是编出来吓唬小孩子的,也有一些怪物是真是存在的,他们甚至几存在于您的身边,而面对这些怪物,人类又要如何依靠自己弱小的能力去抵抗呢?”

约洛紧紧抱着自己的手臂,整个人几乎缩到了一块儿。

“所以啊,不论人们如何吹捧自己,吹捧人类文明的伟大,不论那些贤哲如何赞颂人性的光辉,我们都始终要承认一点——我们在畏惧这个世界,我们深深的畏惧于那些我们所不知晓的东西,正如我们畏惧黑暗,正如我们畏惧与鬼怪,那是从祖先的记忆中根植下来的恐惧。请您千万不要忘了这一点,这种恐惧是消除不了的,一旦你发现那些让人畏惧的东西不再可怕,那么,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瑟雷西贴在约洛的身边,手指着斯温,那龇牙咧嘴模样的影子投在了约洛的脸孔上。

“您就像那位杰里柯伯爵一样,已经和怪物变得没有区别了。因为和那些怪物没有区别,因为未知已经变成了已知,因为已经和怪物变成了同类,所以不再感到害怕,所以根植于人类种族记忆中的恐惧才会消失!请您切记,切记,千万不要忘了哦!”

说完,瑟雷西裂开嘴大声笑了起来,他直起腰,向约洛行了一个非常标准的贵族礼节,然后抬起手,扯着自己的脸孔,把脸上的皮给撕了下来。

“啊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瑟雷西诡异尖笑的,是约洛尖利的惨叫。

————————————————————

鲁道夫元帅眯着眼,盯着面前那个几乎秃光了头发,身上还带着一股臭味的家伙。他摸了摸腰间的手枪,皱起鼻子,心里想着如果这个家伙再走进一步,他就立刻开枪打死对方,以避免那股恶臭沾染到身上。

几乎所有光荣厅里的人都里这个突然带着一大队士兵进来的家伙远远的,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手中的武器,更因为他身上那让人完全无法接受的恶臭。

“晚上好,各位。”辛吉德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环顾光荣厅中的众人,“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曾在普里顿亲王米歇尔七世手下的军队中任职,后来跟随了一阵斯温·诺·杰里柯伯爵,不过,几日前因为和我的新雇主意见不合,所以我只好再度改换门庭了。”

光荣厅中的贵族们都在窃窃私语,有一些担任官职的贵族很快猜出了辛吉德的身份。

“而我的新主人,对于大家而言应该也不陌生才是。”辛吉德闷声笑着,招呼自己的部下拉上两个孩子,“很熟悉吧?没错,这两位就是前日在提亚马特宫失踪的阿列克谢殿下和保罗殿下。”

这一回,贵族们的惊讶更甚了,他们甚至不再刻意压低音量,直接谈论起来。

鲁道夫元帅抿着嘴,同时握紧了腰间的手枪。

辛吉德似乎很满意众人的惊讶,他没有试图让众人安静,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贵族们的脸色。

“今日,我将两位殿下送回提亚马特宫,并且,我要位两位殿下声明一件事,把当日提亚马特宫发生的****公之于众!”

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辛吉德,同时他们也忍不住多打量了阿列克谢和保罗几眼,在这两个孩子的脸上,他们倒是看不见恐惧和慌乱,只是显得很呆滞。

辛吉德刻意停顿了好几秒钟,在一阵令人不耐烦的沉默之后,他才开口继续说道:“当然带兵攻击提亚马特宫的人,并非是欧内斯特·诺·杰里柯伯爵和他麾下的帝都警备部队。”

说着,他侧过脸,冲鲁道夫元帅笑了一下。

“而是我!”

光荣厅在短暂的沉寂之后,立刻哗然一片,几乎所有贵族都不敢置信的看着辛吉德,连鲁道夫元帅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即使是他,现在也搞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了。

辛吉德依旧保持着微笑。

“而当时,我依然和斯温·诺·杰里柯伯爵保持雇佣关系,换言之,但是我和我的部队的雇主,正是如今实际执掌国政,操纵帝国最高权力的……”

“斯温·诺·杰里柯伯爵!”

听着越来越大的哗然声,辛吉德嘴角的笑意反而更浓,他甚至饶有兴致的看了鲁道夫元帅一眼,虽然这位元帅的出现出乎了他的预料,但是却并没有让他计划受到太大阻碍。

而也有不少人,尤其是在帝国政府中任职,但没有完全效忠斯温和卡特琳娜的人,同样的把目光放到了鲁道夫元帅的身上。

“证据?”老元帅昂起头,比辛吉德更加轻蔑的看着对方,“姑且不说你带兵闯入提亚马特宫的罪名该怎么算,我有凭什么要相信你的话?凭什么让我相信一个叛徒兼罪犯的声明?”

“这两位皇子殿下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鲁道夫元帅瞪起眼睛,怒视着辛吉德,“你说你是将他们归还来提亚马特宫的?那么,抓走他们的又是谁,难道不是你吗?”

“哦嚯嚯,当然不是。”辛吉德笑着,耸了耸肩膀,“如果您连两位皇子都不肯相信的话,那好吧,我就给您看一些您能够相信的东西。”

辛吉德打了个响指,示意自己的部下把东西拿过来。

他从部下手中接过一本小簿子,然后抛给鲁道夫元帅。

鲁道夫元帅用左手接住簿子,同时右手牢牢握着腰间的手枪枪柄。

“这是梅特涅侯爵的——哦,是先代梅特涅侯爵——的备忘录,您可以向您身边的弗朗茨·诺·梅特涅先生求证一下,看这是不是真的。”

弗朗茨从老元帅手中接过记事本,翻了翻,紧紧皱起眉头。

“字迹没错……”他抬眼看了看辛吉德,“是我祖父的东西。”

鲁道夫元帅也瞥了眼辛吉德,然后从弗朗茨手中抓过记事本,翻看了起来,

而当他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脸色顿时就变了。

先声药业上市
先声药业港股上市
先声药业港股上市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