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优品

大夏王侯第四百五十三章魔营养

2021-01-15 03:19:52 来源: 沈阳家居网

大夏王侯 第四百五十三章 魔

神州大地,永夜神教故址遗处,北方三十三里,一袭白袍的菩提尊静立,看着插落尘埃的断剑,眸中悲伤之意点点闪过。←,

娑罗断剑,菩提证道,为苍生,舍去生命,无怨无悔。

一场天罪神劫,神州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无数英灵永远埋骨,活着的人,同样承受着无尽痛苦的轮回。

知命,夏子衣,一者承受苍生杀业,一者承受无尽魔氛,生生世世,永坠无间。

“阿弥陀佛”

菩提尊拔出地上的断剑,就待要离开之时,远方,一道西行的玄衣身影走来,额头的血色魔印异常刺目,白发轻舞,猎猎惊心,昔日救世皇者,今朝祸世魔胎,一身魔氛澎湃浩荡,恐怖的令人颤抖。

“魔”

菩提尊神色一沉,非是当初那位年轻人还徘徊在入魔边缘,眼前之人,已是真正的魔。

前行的魔者同样有所感应,伫足不前,看着前方的佛者,冰冷的眸子中,看不到任何情感。

“七佛灭罪,引渡如来”

邪魔在前,菩提尊全神凝下,手中念珠一转,一颗珠子迅速转化,灭罪真言现,化为漫天佛字,封锁魔路。

“替天行道么,呵”

魔者冷漠一笑,周身魔氛激荡而出,挡下漫天压下的金色佛光。

眼见魔者比先前之人,还要难以对付,菩提尊挥动念珠,周身百相现身,或化教书夫子,或化打铁汉子,又或是念经老僧,诸相非相,共度邪魔。

“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陀罗尼帝”

“尼诃啰帝,毗黎你帝,摩诃伽帝”

“真陵乾帝,莎婆诃”

七佛灭罪,梵力锁魔,清圣的梵唱,在天地间回荡,透过肉身,直达魔者意识最深处。

却见魔者周身魔氛更加恐怖,浓郁的近乎凝实,挡下四面八方压下的梵音,魔者能为,惊世骇俗。

“已度化不了吗?”

菩提尊轻轻一叹,此魔,已回不了头。

心思转定,佛者手中念珠一挥,散去梵音,旋即金光佛界降临,佛者动杀,不再留情。

“魔剑”

魔者右手一握,魔剑出鞘,没入手中,更加骇人的魔威震荡开来,冲击着周围金光佛界。

就在这时,娑罗断剑轻鸣,曾经镇压过魔者的剑,感应到眼前魔者的气息,不断鸣动。

菩提尊眸中闪过异色,娑罗有灵,竟是在为此魔求情。

莫非十年前灭世神劫中,此魔也是参与渎神之战的数位神州强者之一吗?

心念至此,菩提尊心中犹豫下来,若真是如此,此魔有着救世的大功德,人间欠他一个情。

“佛者,不动手吗?那便后会有期”

错身而过的魔,眸子依旧冰冷一片,一步步西行而去。

……

无泪城,暗夜无月,王宫遗址,宁媳妇儿:辰沉思,久久未语。

三王表现,各不相同,依照表现来看,确实如花中蝶所说,青王有着最大的嫌疑。

不过,在红强化支出无泪醒来前,这些仅是猜测。

“去紫荆王宫”宁辰想了想,开口道。

花中蝶点头,好戏将要开始,她早就迫不及待了。

两人同行,数息之后,再度离去,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三王的纷争,即将拉开序幕。

红王之死,三王有着最大的动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逃出嫌疑,最起码,在最终结果出来前,三王都不可信任。

紫荆王城,一身灰暗王服的王者步步走来,书生气的面孔,看不出任何杀机,若非手上的王戒,都都无法相信,这看起来文弱的书生,竟是三王中最为神秘和让人忌惮的一位。

三花殿,方才以借助王戒力量稳住红无泪生机的紫王,眸子尽是疲惫,伸手怜爱地拂过前者额头,可怜的孩子。

不多时,寒风吹起,王威降临,禁卫难挡,连灰暗王者的衣衫都碰触不到。

暗王出现,整个三花殿气息都凝滞下来,宛如泥潭,让人难以喘息。

“交出红无泪”暗王平静道。

“做不到”紫王神色凝下,沉声道。

“那便得罪了”

话声落,暗王身影闪过,掌落天惊,晦暗的气息划过,一片虚空难以承受极致王威,陡然裂开。

紫王见状,纤手凝元,周身紫光升腾,一掌迎上。

砰然巨响,紫王退半步,体内血气剧烈翻涌。

耗费真元维持红无泪生机,一身功体不复巅峰状态,面对强势压境的暗王,第一招,便露出了败象。

然而,王者尊严,岂容轻易亵渎,紫王挥手,催动王戒之力,浩荡真元化为一尊咆哮的紫色蛟龙,盘旋周身。

“王戒,不止你一人有”

暗王眸中闪过一抹光华,沉沉浩元贯注右手王戒之中,顷刻间,虎啸震天,借相为力,龙虎交腾,轰然对碰。

三花王殿顿时剧烈摇晃起来,护殿大阵明灭,旋即消散无形,大殿内四根石柱,应声塌落,碎石纷飞,转眼之后,碾化灰尘。

余波之中,紫王连退数步,嘴角溢红,温婉的双眼升起冰冷之意。

“暗王,你欺人太甚”

紫王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迹,纤手引动,疾雷奔腾,但见天地摇动间,一柄紫气缭绕的神戟从地上升起,须臾间,王戒脱下,嵌入神戟上的沟槽,一股极为恐怖的压迫力荡开,惊世骇俗的王器,首现世间。

见到紫荆王器出现,暗王神色也凝重下来,镇压气运的王器,是一朝根本,他想要在这里抢走红无泪,不会太容易。

下一刻,双王再度交手,王戒王器加身的紫王,一身战力陡然提升,神戟挥动,虚空片片崩碎。

反观暗王,虽是鼎盛之态,但是赤手空拳,难抗王器开天之威,行招颇多忌讳,一时间,难占上风。

就在双方激战之时,远方,青色流光划过,面容严肃的青衣王者闯入三花王殿,王剑现锋,铿然荡开战局。

“暗王它是国会成员集体智慧的结晶。,紫王,停手吧”

剑挡神戟,掌撼雄力,青王分开战局,开口道。

“碧成空,你来的太不是时候”

暗王收手,淡淡道。

“趁人之危,终究非君子所为,暗王,你与红王交好,不会不知道他最恨什么吧”青王正色道。

“红王,呵,他死十多年了,估计骨头都已找不到,他恨什么,关我屁事”

暗王冷声说了一句,道。

听到前者所言,紫王眼中闪过难以掩饰的杀机,沉声道,“暗王,嘴巴干净点!”

“今日我带不走红无泪,但是,下一次紫王你便没这么好运了”

说话间,暗王转过身,一步步朝殿外走去。

青王观察过双王的神色,目光移向紫王,认真道,“紫王,小心一点,暗王的实力,可能不止如此”

“多谢解围,我会注意”紫王正色道。

点到为止,青王也不再多说,王剑归鞘,转身离去。

王宫上空,沉浮的两道虚影中,花中蝶看过三王大戏,一生喜爱看戏的刀中之神,这一刻也难辨雌雄真伪。

“青王,看起来有些伪善,紫王,最真,也最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至于暗王,此人深不可测,很难说”花中蝶缓缓道。

“现在,让你随便指一个凶手,你选谁”宁辰开口道。

“暗王”花中蝶想了想,道。

宁辰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不久前,还是青王嫌疑最大,如今变为暗王,三王的城府,都不简单。

他给三王的信,内容都不尽相同,他的存在,青王也没有告诉其他两位王,看得出来,红王死后,三王之间,再也没有任何信任。

根据今夜的判断,当初红王之死,应该不是三王联合设计,只是其中的一人。

其实,青王是凶手的可能性,并不大,正如碧成空所言,他杀不了红王,理由也不复杂,红王和青王不和已久,两人互有防范,青王要想算计红王,尤其还要做到不为他人所知,很难。

至于,紫王和暗王,一个红王生前的知己,一个红王信任的好友,方才是最有机会下手之人。

这两人,让他想起了一个人,大夏三公之一的惜羽公,他见过最能忍的人,四十年沉浮,行至最后一子,方才露出破绽。

布局和阳谋,凡聆月天下第一,阴谋,惜羽公不输任何人。

只是,阴谋终究上不了台面,惜羽公的败亡,便是最好的例子。

不久之前,他与院首说的话,其实并非玩笑。

天下才情十斗,凡聆月独占六斗,剩下的人,共分四斗。

他、惜羽公,三王都在剩下的人当中,所以,并不比其他人强到哪去,最起码,比起凡聆月,他真的只能算是一介武夫,不懂阴谋算计。

却也因此,眼前的三王再聪明,再能忍,也不会毫无破绽,只要是狐狸,都会露出尾巴,哪怕再老。

庆幸,他的对手,不再是凡聆月。

不幸,他的对手,不会再是凡聆月。

“你还要看戏吗?我要离开两天”

宁辰看了一眼身边女子,开口道。

花中蝶想了想,道,“不看了,这小丫头暂时不会苏醒,过几日再来”

“恩,那便一起走吧”宁辰点头,道。

花中蝶最后看了一眼下方的王宫,旋即跟着前者一起离去。

白银牛皮癣专科医院
南宁妇科医院哪好
连云港白斑疯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