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图库

大魔头一觉醒来你是谁营养

2021-01-15 03:20:55 来源: 沈阳家居网

大魔头一觉醒来 124 你是谁

南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全身渗出细密如珠的汗水,浸透了衣衫。

他的脸色苍白,手无力地软倒下来,颤抖着垂在身侧。

“放她走。”

他发出一声低吼。

猛然抬头,眼里暴射的精光如剑,竟骇得蒙面人后退一步。

看着这个仿佛负伤的猛兽般的男人,蒙面人悄然咽下一口唾沫,硬着头皮,色厉内荏地命令道:“还不行,你先自废灵枢……”

“先放她走!”

“你没有与我谈条件的资格!”

蒙面人半步都不肯退让。

不仅是因为安排,也更担心自己的小命这男人如此恐怖,若不能让他折在这里,以后还岂能睡得着觉?

想到要被这样一个人惦记,他就不寒而栗。

南冥沉默了一会儿。

他在思考,这个灵枢到底是怎么个废法……灵枢就是人体内的某块血肉,难道,要把它挖出来?

“先试试。”

心中暗道,同时观察着对面的表情,决定一旦发现不对,就及时停手。

然而,对面只是紧张地注视着,从他的手抬起,到伸向腹部,都没有一丝变化,压根儿看不出什么来。

“一切正常。”

他便心安理得地把手插进了胸腹中,猛地一掏,掏出一块鲜血淋漓的肉来。

再抬头,却发现对面睁大着眼,一片见了鬼的神色。

似乎哪里出了问题?

南冥心里“咯噔”一声,然而已骑虎难下,只能装作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五指猛地一捏,将自己的“灵枢”捏碎……

与此同时,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做到了,希望你们……也能遵守承诺……”他虚弱地断断续续说道,“放了她!”

“……”

几个蒙面人互视一眼,都看见对方眼里难以掩饰的震惊。

活了这么多年,他们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是这么自废灵枢的……

正常情况,不应该是逆运灵力,在体内来回冲击,扰乱灵枢的循环,让其逐渐崩坏的吗?把灵枢直接挖出来,这是什么操作?

“他是不想花太多时间,确实,这样做是最快的。或许,他只是不想‘我’受更多的痛苦……”

吉祥眸光浮动,心中暗想,“也好,这样一来,他就连自己的后路也断了。灵枢一旦损毁,再无恢复的可能,没有灵枢的修行者,就是一个废人。”

到时候,要杀要剐,都任由自己了。

想到这里,她就有些迫不及待。

对蒙面人使了一个隐晦的眼神,后者顿时会意,便咳嗽一声,沉沉笑道:“桀桀桀桀……这女人也没用了,既然剑圣有求,便还给你又如何?”

说罢,抽刀后撤,一掌拍在吉祥的背后。

后者顿如断线的风筝,向前飞扑。甫一落地,就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向南冥的方向跑去。

终于,温香扑面,软玉入怀。

吉祥紧抱着他,哭得梨花带雨:“你好傻……为什么要听他们的话?为什么要为了我伤害自己……”

“别哭了。”

南冥低头,拭去她眼角的泪水,仿佛在摆弄一个精致的娃娃,嘴角不自觉咧开笑容,“快走吧,他们的目的只是我,我为你拖延时间。”

“不,你快走!他们会杀了你的!”吉祥摇摇头。

“我不能走。”

“你……你真的太傻了……”

吉祥低下头,肩膀不住耸动,似乎是在啜泣。

然而,她的手微微一动,掌心露出一抹寒光。

却是猛地捅入了南冥的腹下!

并且,在那“灵枢”被挖出的鲜血淋漓的伤口中,来回切割,左右翻转……

低沉的啜泣声,渐渐变成了疯狂的尖笑。

“哼哼哼……嘿嘿……哈哈哈哈哈……没错,你实在是太傻了!简直傻得可爱,呵呵呵……哈哈哈哈……”

“你……你不是她!”

南冥看了一眼在自己腹中划拉的匕首,抬起头,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也不应忽视了这些环节。 熬过 断奶 期前途会很光明 就如同所有的婴儿都有断奶期的烦躁一样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

吉祥,或者说是郭如意,退开一步,怜悯地看着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心中充满了复仇的快意,“我就是你最爱的吉祥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不,你不是她……她在哪里?!”

“呵呵呵,你生气的样子,可真是让人愉悦呢。”

郭如意伸手在脸上一抹,面容顿时恢复了原状,她冷笑着道,“现在,可认出我是谁了?”

“……”

南冥沉默不语。

他的心中一片茫然,这个女人好像认识自己,但他真的没想起来……她到底是谁?

这就有点尴尬了。

人家千里迢迢、处心积虑地找自己报仇,总不能用一句“你是谁”就打发了,那样子好像显得很敷衍,不符合自己的人设啊……

他沉默着,郭如意却以为他想起来了。

只是,上一世的恩怨只存在于自己的脑海中,对方却是懵然不知。

她便诡秘一笑:“你肯定想不明白,我与你到底有什么仇怨,对吧?”

南冥点点头,他确实不记得了。

“可惜,我不会告诉你。你就带着这个疑惑,做一个不明不白的枉死鬼篮协如果要选新帅必然慎之又慎吧!”

郭如意冷冷说道,“把他带走!”

她吩咐在旁的几名蒙面人。

几人已经扯下蒙面,脱去伪装,露出一身四方教弟子的装束来。

他们将“奄奄一息”的南冥绑上飞舟,一行人离开无名谷,往宗门飞去。

南冥闭着眼,随着一阵颠簸,飞舟降落,他被拖行下来。不远处,已有人在迎接,他们躬身行礼,唤那女人作“教主”。

忽然,有一名身材壮硕的青年越众而出,来到女人身前。

“姐,你回来了!”

“不是说了吗?在公开场合,也要叫我教主。”

郭如意故作嗔怒地训了弟弟一句,却没真的生气,“小虎,你把这人带进最深处的密牢,让人好生看管,绝不能让他跑了。”

“这个人是谁?”

郭如虎看了南冥一眼,皱了皱眉,有些疑惑。

不知为何,明明没有见过,却觉得对方似乎有些眼熟。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心里就有些莫名的不舒服,和本能的敌意。

“你不用管,看好他就是了。”郭如意不愿多说。

谁也没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南冥,唇角在阴影中无声咧开,露出一抹兴奋而森然的笑容。<激励婴儿与人交往。/p>

他想正值销售良机起来了。2k阅读

齐齐哈尔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长春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早泄治疗多少钱
本文标签: